88038威尼斯(中国)有限公司

欢迎关注88038威尼斯有限公司!
88038威尼斯

邵秉仁:当前宏观经济下的中国PE

发布时间:2014-02-12

一、当前经济处于调整下滑期。这是合理的调整。

第一、三十年的高速增长,是粗放型的增长。无论是自然资源,还是环境资源都已经不可再持续。以水电开发为例,一方面提供了强大的清洁电能,另一方面却也严重破坏了生态。长江上游过度开发,跑水圈电,金沙江、大渡河平均10-15公里一座电站,许多电站建在地震断裂带上。水库对流域生态的破坏,群众反对Px化工项目,连年干旱。云南本来是水资源丰富的省。

第二、靠投资拉动的增长不可持续

庞大的投资一方面抑制消费,“三驾马车”拉动经济中的最主要的消费,拉动长期的来低迷。三十年的发展过程——初始阶段在对外开放的形势下靠外向出口拉动,各地发展外向型经济,依靠低成本的劳动力和原料增长出口,增加了外汇(已超过三万多亿美元)储备,但也催生了人民币的增发和输入型通胀。外汇去投资,由于美元、日元的贬值,造成了大量损失。然后就是宽松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留下了大量隐患。

一是投资效率降低。去年单位货币产出比为M2为97.4万亿,GDP为51.9万亿,仅是0.53。

二是庞大的资金量沉淀,诱发通货膨胀和金融危机。M2已超过100万亿,居世界第一,2012年新增M2为12.26万亿,占全球新增M2的46.7%。2008年四万亿财政政策,大量投入到基础设施,主要是铁路、城市交通、公路交通和其它基础设施。当期看的问题不大,可以拉动经济增长,但长期看由于没有足够的效益支撑必然形成政府的巨款债务和银行的不良资产。

三是消费受到抑制

收入分配改革滞后,一般消费拉不起来,在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积累和消费关系处理不当,大量投资用于基础建设和固定资产投资,挤占了消费增长空间,人民群众并未享受到经济增长所带来的应有成果。收入分配的不合理,严重抑制了一般消费。

第三、改革的红利已被消耗,经济体制改革所创造的优势已不存在,有的需要与时俱进,有的则成为阻碍发展的绊脚石。

三十年的改革大体经历三个阶段:前十年,改革的探索阶段,但完成了农林改革;中间十年,从九十年代初小平同志南巡讲话开始进入全面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阶段。最重要的改革有两项:一是财税体制,二是国企改革。奠定了后来十年见得经济高速增长期。从2002年开始的十年,经济高速增长,总量跃居全世界第二,但改革停滞不前,社会矛盾积累增大,财税体制已不适应中央、地方财政事权的划分;社会保障和收入分配体制改革停滞;国企依靠垄断不断扩大,挤压民营,造成“国进民退”。

综合上述分析,中国的经济高速增长已不再可能,我们的责任一是保持经济有适度的增长;二是加快转变经济方式深化改革,创造新的红利,激发经济发展的原动力。

关于发展思路,党的十八大已作出了布署,新一届政府也再三强调用改革创造红利,这些都是很好的信号,关键在于落实,改革不能停在口头上,要变为实实在在的行动。

二、关于PE

1、当前PE遇冷,许多基金公司无事可做,有的已经挺不住。这与宏观经济的走势是一致的。进入了调整期。

2、发展上遇冷,不等于没有投资机会,在经济调整期,恰恰是PE应该抓住的机会,充分发挥PE投资的特点,在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和改革中充分发挥作用。

3、促进PE健康发展要做好三方面的事:

第一、加快国企特别是垄断行业的改革,实现国企的战略性重组,为PE投资和其他民间投资让出空间,促进经济结构的合理性。

第二、拓宽PE退出渠道,实现产权的流动,让更多的PE通过被投企业股权之间的交易获利;同时,尽快重启IPO,充分发挥三版市场的作用。

第三、转变政府职能,明确PE行业以行业自律为主,政府适度监管的原则。

第四、加强PE自身的建设,提高自身素质。

移动端浏览官网
您是第加载中...位访问者
粤ICP备2020105122号 88038威尼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Powered By Vancheer